阅读历史
换源:

第702章 不争气

作品:重生之激荡年华|作者:皇家雇佣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12:38:37|下载:重生之激荡年华TXT下载
  中国的空姐才一定要漂亮这种话是污蔑我们国人素质的,由于早期民航的昂贵属性,必然导致航空公司面对的都是有些经济实力的客户,面对他们自然要有更优质的服务。swhtxt

  为了更加优质……因为工作技能并不需要受过特别高等的教育,没有内在的话航空公司在挑选人的时候自然就以外在作为标准之一了。

  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梦想成为空姐的白人小姑娘也不少,虽然她们的工作本质上就是推个小车的服务员,不同的就是在天上推,但工资高、工作环境高大上,并且接触的大多是有经济实力的客户,当然叫人向往。

  不过一定要高个子,大长腿却不是为了对顾客形成性吸引。

  实际上是为了照顾个头矮的乘客——因为他们没办法把行李拿到上面去。

  所以不管长得如何,身材高挑是基本都具备的。

  不过温晓光听别人说,白人女孩子身上毛多,摸起来粗糙,而且因为人种差异,尺寸不同,导致并不特别享受,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是她们更加具有风情这倒是真的,李一丹从卫生间回来后气得不坐他边上,温晓光一看旅途无聊就和一位金发的女子聊了两句。

  他应该还没出名到美国,所以这人表现的不认识他,对于温晓光来说这是新奇的体验,他不喜欢别人上来就把各种关于温晓光的头衔往他身上扔,很累的。

  对方最多认为他有些经济实力,因为每天给他送衣服的都是阿玛尼,爱马仕这些。

  李一丹回到付与萱身边,透过座位缝隙她可以看到一点,“在这儿我都闻到那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付与萱悠闲地翻着手中的杂书,头也不抬,她没兴趣去看这个,“二十几岁的人,你理解一下,猛然间看到惊艳的外国小姑娘有些兴趣很正常。就跟我见到外国帅哥似的。”

  李一丹看那人还没走,“不会真在这儿来一场空中邂逅吧?”

  她们两个都是成熟了,心里头被挑起的异样感觉多过所谓的道德感,只觉得年轻真好,刺激啊。

  所以看到温晓光在那个姑娘之后离开座位去了卫生间,两个人抚了抚额头,心中各有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想笑。

  但是没过五分钟,温晓光又回来了,还黑着个脸,她俩脸色又都变了。

  李一丹给付与萱一个眼色,要她过去看看,

  付与萱不在公司工作了,自然敢这时候去惹黑脸的老板,于是放下手中闲书解了安全带到温晓光身边坐下。

  “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温晓光是有些羞愤,天天忍天天忍,等到不用忍的时候太急了,这就叫久旱逢甘霖,

  而那外国小姑娘又特激情,

  三四分钟就给他搞定了!

  “没事。”他有点不想说话。

  当然不是怀疑自己,他没有不良嗜好,也经常锻炼身体,人高马大的强壮,肯定是没问题,但是这一次有点丢脸。

  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恰恰莺声,万种妖娆,哎,太不争气了。

  付与萱想不了那么深,以为是发生了不愉快,“被人拒绝了?”

  “说了没事。”

  语气有些硬。

  温晓光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二十多岁的人,太放纵不好,但是每天当佛教徒也容易出问题,说到底他就是个人,是有些钱,但在身体这个物理层面,就是普通人的身体。

  付与萱看他啥也不说又返了回去,面对李一丹的疑惑眼神也只能耸耸肩。

  “不肯说。”

  不仅不肯说,自这之后温老板陷入自闭状态,整个旅途都没再讲多少话。

  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纳斯达克是一个电子化的证券交易市场,不是一个地名,它的总部在华盛顿,而‘交易中心’则在纽约时代广场旁的时报广场四号——康泰纳仕大楼。

  但是温晓光此行则没有先到纽约,而是先飞硅谷,抵达硅谷。

  因为uber正在进行D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10亿美元以上,

  作为从2010年就开始一直投资这家企业的投资人,不是资本从种子轮就一直紧跟,2011年两轮融资,2013年C轮融资,温晓光都做主持续跟投,持股比例高达26%,再增持下去,卡兰尼克和坎普都有些不放心了。

  当然,本次D轮不是资本不会轻易放弃的,因为Uber本身估值来到了近200亿美元的规模,前途无量。

  不仅如此,uber海外业务推广就在今年去到了中国,

  温晓光个人在外投是这家,而微拓在内投的则是滴滴,这就有一个交叉而尴尬的局面——Uber想要和微拓合作,温晓光个人从中得利,但是微拓公司会因为滴滴面临强敌而受损。

  太扯了。

  因为太扯,所以从‘某种失利’的折磨中缓不过来的温晓光也开始思考其了这叫人左右为难的局面。

  下了飞机之后他就和来接机的温春景商量了起来,温春景说:“卡兰尼克的意思很明确,不是资本如果要继续增持uber股份,那么微拓就要帮助其在中国推进,这是它们想要的资源。”

  “我想程维肯定不乐意听这个话。”李一丹也在等着温晓光,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不可能因为个人利益而让公司受损的,那样最终我也会受损。”温晓光倒是想得清楚,“总有解决问题的其他办法,哪里有那么绝对的。现在都谈妥了?”

  “最迟六月份就会最后定下来,他们也是在等待,因为微拓不仅有中国大陆,还有覆盖日韩台泰印的Line,所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下的决定。”

  其实不是资本光从这一家公司赚的也不少了,当初种子轮都是一百万美元,后来也只是几千万美元的投,现在的纸面价值也该超过40亿美金了,

  所以温晓光说邮轮的时候,李一丹没有怀疑,这玩意人不是一般的富豪能玩得起的,但这个年轻人可以,因为要长期持有,暂时不动,但那也是钱啊。

  “见了那两人再说吧,也好久没见了。”

  硅谷的阳光热烈,虽然事情不太好办,温晓光愁容满面。

  温春景奇怪,“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随行的人都不知道,助理宋一秋离得远更加不明白飞机上发生了什么,她们只能耸耸肩。

  “也不知道因为啥郁闷的。”

  这么一提温晓光更难受了,他干脆拿东西捂了脸,“我睡一觉,到地方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