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4章 希希的血寒病

作品:豪门逍遥战神齐天苏菲|作者:承神|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22:35:14|下载:豪门逍遥战神齐天苏菲TXT下载
  校园内,林荫小路下,一位老者坐在石桌前,手上把玩着象棋。

  “爷爷,您又在这等对手啊?”

  希希高兴开口说道。

  “乖孙女,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老爷子笑了,目光落在齐天身上:“小伙子,来下两盘!”

  齐天微微摇头:“没兴趣!”

  “我就知道!”

  老爷子道:“整个天海大学的校园里,就没有一个人敢和我老韩对弈,高处不胜寒,高处不胜寒啊!”

  齐天笑了,没说什么。

  韩老爷子道:“年轻人,想必你也是被我韩文这个天海象棋王的称号吓到了吧?

  其实没必要,下象棋,开心就好!”

  “不!”

  齐天摇头:“闻所未闻!”

  “什么?”

  韩文变了脸色:“你不知道我?”

  齐天依旧摇头,淡定从容。

  “哼!”

  韩文冷哼一声。

  希希道:“我爷爷已经蝉联天海象棋界冠军十年了,外号象棋王,整个天海市象棋界没有对手!”

  韩文高傲的扬起头颅,这一直是他后半生的骄傲。

  只可惜近些年来已经没有人敢和他下象棋了,以至于找不到对手。

  偶尔和一些不知道他威名的路人下象棋。

  但,这些路人,就是让他悔棋几十步都不配做他对手。

  “哦!”

  齐天淡定的点点头。

  “果然还是怕了!”

  韩文挥手道:“没有血性的年轻人,你们走吧!”

  齐天:“无所谓怕不怕,我只是单纯的没兴趣!”

  “什么?”

  韩文精神起来了:“希希,这是你男朋友?”

  “算……算是吧!”

  希希说完又摇头:“也不算是!”

  韩文急了:“臭小子,泡我孙女,还敢看不起我,今天这个象棋,你是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了!”

  齐天:“你让我下,我偏不下!”

  “你不想,就别想跟我孙女谈对象!”

  韩文如同是个孩子一样威胁齐天。

  “随便啊!”

  齐天道。

  “你……”韩文站起身子:“你到底下不下?

  还是不是男人了?”

  “你不会下象棋吧?”

  希希问。

  齐天:“八岁下象棋,至今无对手,我只看一眼便知道,你爷爷不是我的对手!”

  “你这个小年轻人,竟然如此狂妄?”

  韩文气的脸都红了:“今天我偏要跟你下象棋,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齐天摇头,不屑的道:“老爷子好好照顾你孙女,我走了!”

  “站住!”

  韩文不依不饶,抓着齐天的手腕,压低声音道:“我不相信你能赢我,跟我下一盘,你要是赢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齐天眼珠子一转,看了看希希。

  “光吹不练是假把式!”

  希希道:“我还真想知道,你能不能赢了我爷爷!”

  “好吧!”

  齐天点头应下。

  他从出别墅以后,就看出希希脸色不对,身体内似有顽疾,而且是大问题,真是危机生命。

  吃饭的时候准备给她号脉,被希希躲了过去。

  希希甚至被误会齐天暗恋她,但齐天觉得,希希有病的事,家里人似乎在瞒着她。

  倒不如,和老爷子下两盘,赢了老爷子后,好好聊聊希希的事情,能帮则帮。

  “你输定了,小伙子!”

  韩文很激动,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两人落座,摆起落子,开始博弈。

  “当头炮,把马跳,出车,飞马……” 韩文接连给齐天下套,却被对方一一破解,游刃有余。

  韩文反复将军,结果反被齐天一步逼的死棋了。

  “哇塞,真的赢了?”

  希希惊讶的捂住了嘴,看齐天的眼神里,崇拜之意更多了。

  “我输了?”

  韩文皱起了眉头:“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啊?”

  齐天:“愿赌服输!”

  “不行不行,这把不算,再来!”

  韩文不服气,又来了两盘,竟然连败两盘。

  “这这这……”韩文抬起头望着齐天:“我为什么会输?”

  “套路招数都没错,是一名合格的棋手!”

  齐天摇摇头:“只可惜,你心性不稳,执念太重!”

  韩文一瞬间沉默了,仿佛顿悟一般。

  他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找不到对手,如今才明白,这也是一种执念。

  “我输了,心服口服!”

  韩文道:“你这年轻人,赢了我这个象棋王,未来前途无量啊!”

  “我十六岁就夺得了全国象棋大赛冠军!”

  齐天道:“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

  韩文恍然大悟:“你就是,当年那个天海少年象棋王?”

  齐天点头:“正是!”

  “心服口服,心服口服啊!”

  韩文练练点头,随后放声大笑:“哈哈哈!”

  希希:“爷爷,你输了还这么高兴啊?”

  韩文:“希希,快去给我买瓶二锅头,我要和你男朋友喝两杯,知己难逢,知己难逢啊!”

  “我马上就去!”

  希希小跑去了超市。

  齐天本不想和这个老头喝酒,奈何老爷子死活不然他走。

  韩文就住在大学的家属楼,家里就一个人。

  两人上桌,倒酒。

  希希去厨房备好了小菜。

  老爷子举杯,齐天却问道:“前辈,希希的身体……”韩文两眼放出精光:“你……”“我看出些问题!”

  齐天道:“只是……”“嘘!”

  韩文把食指放到了嘴边:“不可声张!”

  齐天压低嗓子,轻声问道:“您说!”

  “哎!”

  韩文叹了口气,望了一眼厨房,确认希希听不见,这才说道:“实不相瞒,她生来便有血寒病,此病无药可救,医生曾断言她活不过24岁!”

  齐天脸色平静,继续问道:“今年多大?”

  “去年23岁,今年24……”韩文脸色猛变:“她……”齐天:“我今天看她气色不佳,有丧命之兆,所以……”话还没有说完,厨房里传来了一声闷响。

  正在切菜的希希倒在了地上,鼻血止不住的向外流淌。

  “孙女!”

  韩文第一个冲进了厨房,将她扶起,试探鼻息,已无鼻息。

  “大限到了,大限到了,果然还是到了!”

  一瞬间,韩文悲痛欲绝,眼泪潸然落下。

  血寒病是世上少有的怪病,医学界至今无法治愈。

  而患病者死亡的征兆和此刻的希希是一模一样的。

  齐天蹲下身子,先试探鼻息,后观察瞳孔,后抓住了她的手腕,最后将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别哭!”

  齐天道:“把她抱到床上,人还有救!”

  “什么?

  你说什么?”

  韩文道:“你能救她?”

  “嗯!”

  齐天用纸巾堵住了希希的淌血鼻孔,转身下楼去拿工具。